图片 1

歌剧对于中国观众来说是什么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2.06.25

古希腊的戏剧表演者道白时有乐器伴奏,或加入合唱团。戏剧脚本采用韵文写作,演员的道白具有抑扬顿挫的艺术美感,和音乐伴奏相得益彰。戏剧与其是说出来的,不如说是唱出来的。于是这些佛罗伦萨的艺术家们提议,如果将戏剧“唱”出来,岂不是复兴了古希腊的戏剧传统?

西洋乐器的演奏形式造就出一个个经典的曲目,除了演奏音乐,歌剧也离不开西洋乐器的伴奏。

由于意大利语的发音特点极其适合唱歌,于是戏剧独白逐渐变成了独唱,对白变成了重唱,“宣叙调”重在叙述,“咏叹调”重在抒情……渐渐,人们对“听歌”的兴趣超过“看剧”,歌剧逐渐以“歌”为主。有的作曲家根据歌手的特点写歌,有的歌手在演唱中随便加花腔,以博得观众喝彩,歌剧中的戏剧成分不断减弱。当一位歌唱家用眼花缭乱的技巧唱完一首咏叹调后,作曲家罗西尼无奈地说:“这首歌到底是我写的,还是她写的?”
威尔第对“听歌”重于“看戏”的倾向进行了修正,他的歌剧脚本质量很高,音乐完全为塑造人物和发展剧情服务。瓦格纳则更进一步,他将自己的作品称为“乐剧”而非“歌剧”,让“音乐”和“戏剧”更为有机地结合起来。瓦格纳的歌剧不再区分“咏叹调”与“宣叙调”,取而代之的是绵延不绝的音乐,人声就是一种能唱歌词的乐器而已。
歌词依赖语言。当亨德尔把意大利语歌剧搬到伦敦上演时,英国的绅士们非常恼怒,他们花大价钱听的居然是外语?有钱的听众带一个翻译,进行同声传译,大部分观众只能手捧英、意语对照的剧本来听。这样一来,台上演员的表演和精美的布景被忽略,而观众席的灯光必须亮着以便观众看剧本。为了将观众的注意力集中在舞台上,瓦格纳坚持要求关灯。当托斯卡尼尼在斯卡拉歌剧院第一次指挥瓦格纳的德语歌剧时,关灯的行为激怒了意大利观众:剧场黑乎乎的,谁知道演员唱的德语是什么意思?
将原文歌剧翻译成当地语言来唱,麻烦并不少。首先是发音方法不同。很多语言的单词是辅音结尾,用来唱歌剧的难度不小;其次是音乐与歌词的匹配问题。原作中歌词发音的抑扬顿挫符合音乐韵律,而翻译过来的歌词则无法达到同样的艺术效果。于是作曲家们开始用本国语言来创作歌剧。首先是法语国家,然后是德语国家,后来俄语、捷克语、英语、西班牙语的歌剧陆续出台,再以后汉语歌剧也登上舞台。
当代歌剧院装备了多语言字幕机,现代观众不再为语言问题烦恼,可以“听”“看”兼得。能听懂原文歌词,领略到语言和音乐的美妙配合,是欣赏歌剧的一大妙处。而引人入胜、发人深省的戏剧故事,演员的表演、服饰,甚至舞台布景和灯光也都是歌剧艺术的组成部分。歌剧是一门综合艺术,听歌还是看剧,取决于观众自己的口味、需求和欣赏水平。并不是单纯的西洋乐器的演奏。例如钢琴,小提琴等等。

—-来自搜狐网

图片 2

歌手丹尼斯·麦克尼尔(Dennis
McNeil)两个月前接到一个电话,邀请他为伊丽莎白女王(Queen
Elizabeth)演唱,他告诉《人物》杂志:“我无法呼吸。”

说到这期节目的出场嘉宾,应该是超级豪华型的。韩红,李玟,迪玛希,林忆莲,一个个闪亮的名字让我们不由的倾倒。我估计今晚迪玛希这个队会赢,因为他们队有韩红,迪玛希。在这些歌手中,迪玛希的实力是任何人无法比的,我是迪玛希的忠实歌迷!下面就来简单的回顾下今晚的比赛!

“我以为她什么都看到了,”这位洛杉矶男高音说。“我唱什么才能打动她呢?”

第一个出场的是李健,他演唱的曲目是《三月的一整月》。前奏一响,让人感叹这才是李健的调调,改编是他的特点。中间的伴奏有点类似俄罗斯民歌的味道,但这就是一首中国的歌曲。我觉得李健的这首歌没选好,或许是他的特立独行,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只唱他喜欢的歌!

58岁的麦克尼尔收到了美国驻英国大使罗伯特·“伍迪”·约翰逊和他的妻子苏珊娜的邀请,将在大使官邸温菲尔德公馆演出。

第二个出场的是袁娅维,她演唱的曲目是《来日方长》。常石磊是一个不错的歌者,词曲都写的不错。袁娅维真是个多变的歌手,这次的风格也很奇特,常石磊的歌声与她配合的天衣无缝,有点类似老上海的韵味。他们这一组发挥的要比李健出色,有爵士的味道,唱的风情万种,迷人极了!

麦克尼尔说:“我们向白金汉宫了解她的音乐品味,她的侍女告诉我们,她喜欢表演曲目,尤其是来自俄克拉荷马州的表演曲目。”

第三个出场的是林志炫,他演唱的曲目是《离人》。这首歌非常适合他,但是这个歌观众已经听过他演唱,已经没有新意了,可能是他偷懒了。在这首歌的演绎中,有个别几个字唱的有缺陷,有点走音或气息跟不上。这是令我遗憾的地方!

这场私人晚宴于上月举行,约有20名宾客出席,其中包括尊贵的伊丽莎白女王。“她很可爱,光芒四射,”他说。她穿着一件闪闪发光的银色长袍。她是一个坚毅的小女孩,但她并没有表现出坚毅的小女孩的样子。她有这样的优雅和力量。”

第四个出场的是迪玛希,他演唱的曲目是《GIVE ME
LOVE》。我对迪玛希的喜欢是无与伦比的,因为他能唱4–5个音域的歌,这是任何歌手无法比拟的。前面唱的越沉稳,我就越期待他的高潮部分。但是今晚这首歌,他最亮的那个爆发点没有唱出来,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高音华彩的发挥?

图片 3

第五个出场的是张碧晨,她演唱的曲目是《袖手旁观》。坐着椅子上场的歌手,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不禁感叹她的敬业。她的中音不错,虽然也尝试改变一些风格,但总感觉差了一口气,缺少点什么。每次都是排在第六,第七的样子,没有突破!

他回忆道:“当时没有接电话。”“她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我们站着闲聊。”

第六个出场的是狮子合唱团,他演唱的曲目是《一起摇摆》。其实他们合唱团就是个打酱油的角色,歌手的舞台需要一个热闹的乐团,勉为其难就是它了。萧敬腾的声音,缺少阳刚的味道,这是致命伤。需要真声的时候,他唱假声,所以总感觉不对位。舞台上三个人的合唱才是真正应该有的音乐!这首歌结尾,真可以用老太婆的包脚步来形容,又臭又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