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上海1月9日电 题:提升科技“原创力”,上海是怎样炼成的?

盐酸安妥沙星,是1993年中国实施药品专利法后,中国科学家创制的第一个化学创新药物。到目前,中国各地使用过该药的患者已超过100万人次。在8日颁发的2017年度国家技术发明奖中,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杨玉社研究员领衔完成的国家1.1类新药盐酸安妥沙星项目获得二等奖。

图片 1

在刚刚揭晓的2017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榜单中,上海共有58项成果上榜,获奖数在全国的占比首次超过20%,从一个侧面体现上海加快建设科技创新中心的初步成效。提升科技“原创力”,上海是怎样炼成的?

图片 2

图为杨玉社领衔完成的1.1类新药盐酸安妥沙星项目获2017年度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

国家自然科学奖获奖项目代表着我国基础研究的硬实力。2017年度,上海有6项成果获得该奖项。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基础研究不仅在“实验室”端取得重大突破,而且在“市场”端实现社会效益,彰显科技原创力“成色”。

杨玉社研究员及其团队在实验室。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供图

图片 3

太阳能发电技术关键材料与器件的研发,既是全球科学探索的前沿,也是能源巨头技术攻关的重点。在激烈的国际竞技中,中科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黄富强团队提出的“堆积因子”理论模型,被150多个光电材料验证,同行称之为“普适模型”。在2017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奖中,由黄富强研究员领衔的“面向太阳能利用的高性能光电材料和器件的结构设计与性能调控”项目获得二等奖。

“中国13亿人不能全靠吃外国药,我们一定要有自己的医药供应”,杨玉社在沪受访时解释了当年研制的初衷。

图为杨玉社和研究团队在实验室。图片由上海药物研究所提供

除了创新性提出理论模型,黄富强团队还在此基础上实现了一系列转化应用,包括发现多个高性能光电转换新材料;设计、制备了光电转换新材料新型复合结构;发明了铜铟镓硒薄膜太阳能电池制备新方法,不仅获得国内该领域仅有的3个国际专利,而且将制造成本降低50%,与企业联合建立的光伏并网示范电站长期顺利运行。

抗菌药物被科学家誉为人类医药领域最伟大的发明,其应用至少使人类的平均寿命延长了10岁。氟喹诺酮是中国抗菌药物三大主力品种之一,虽然中国早在1967年就仿制了第一代喹诺酮药物萘啶酸,但在长达40多年的时间里,该领域创新药物一直是空白。

“老师,哪个学科待解决的难题比较多啊?”

对于如何实现基础研究与产业转化的“双丰收”,黄富强说:“心无杂念是打开科学奥秘之门的‘钥匙’。”他要求团队将80%时间放在实验室,正是这份专注让一个个科研设想“落地生根”。

“中国现在每年都有原创新药批出来,但在当年,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杨玉社回忆说。

“化学吧。”

激光钕玻璃是激光器的“心脏”,在有“小太阳”之称的激光惯性约束聚变装置中,不可替代。激光钕玻璃连续熔炼技术被誉为美国国家点火装置七大奇迹之首,西方对我国长期禁运。

1993年,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的杨玉社、嵇汝运团队,开始潜心研究氟喹诺酮类抗菌药物的合成方法学、构毒性关系、成药性等,并在此基础上设计合成了5类62个新化合物。

“那我就报化学系。”

为打破国外封锁,中科院上海光机所胡丽丽团队展开10余年攻关,自主发明并建成了大尺寸激光钕玻璃连续熔炼线,实现了大尺寸磷酸盐激光钕玻璃批量生产,应用于“神光”系列装置和上海超强超短激光实验装置。由胡丽丽研究员领衔的“大尺寸高性能磷酸盐激光钕玻璃批量制造关键技术及应用”项目获2017年度国家技术发明奖二等奖。

这一研制,就是16年。2009年,中国第一个具有新颖化学结构和自主知识产权的1.1类化学新药盐酸安妥沙星终于成功上市。

回忆起35年前与化学结缘的场景,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的杨玉社研究员笑言,自己当时可谓“年少轻狂”。

“科研工作必定有延续性,‘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很难取得突破性进展。在外人看来,我们可能像一群只知道工作的‘苦行僧’。可是我们知道,要想做成一件事情,光靠8小时是不够的。”胡丽丽说。

盐酸安妥沙星的研制成功填补了中国氟喹诺酮类抗菌药物领域40多年的自主创新空白,为推动中国医药工业从仿制到创新的历史性转变作出了积极贡献。

三十余载沉淀,当杨玉社领衔完成的“国家1.1类新药盐酸安妥沙星”项目获2017年度国家技术发明奖二等奖的消息公布后,年过半百的他,依然激动得像考了高分的少年:“这不仅是荣誉,更是对我学术生涯的肯定。”

盐酸安妥沙星对推动我国医药工业从仿制到创新的历史性转变做出了积极贡献。在2017年度国家技术发明奖中,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杨玉社研究员领衔完成的“国家1.1类新药盐酸安妥沙星”项目获得二等奖。

杨玉社介绍,与同类药物相比,盐酸安妥沙星几乎没有光毒性、心脏安全性大幅改善,药代性能也十分好,产品综合性能处于国际同类产品前茅。

不服气

杨玉社介绍,这一创新药单在实验室就经历了9年孕育,创新药走出实验室后,团队又与企业展开了7年联合攻关。如今,盐酸安妥沙星片已在150多家医院和医疗机构使用,使100余万人次患者受益。

截至2016年底,盐酸安妥沙星片已在北京、重庆等中国22个省市自治区的150多家医院和医疗机构使用,销售282万余盒,销售额约2.35亿元人民币。

研究新药的念头,源于杨玉社的“不服气”。

谈起这份成绩单,杨玉社说:“做科研就要做好十年磨一剑的心理准备,做药尤其如此。中国十多亿人不能全靠吃外国药,我们一定要有自己的医药供应。”

氟喹诺酮是我国抗菌药物三大主力品种之一,对保障我国人民身体健康发挥着重要作用。但长期以来,我国该领域的创新药物一直是空白。

国家科技奖是衡量科技创新和重大成果产出的重要指标之一。“上海项目的特点是,在基础研究方面许多项目不仅在国际顶级期刊发表了论文,而且实现了良好社会应用。这说明上海技术研究实力和成果转化能力都在提升。”上海市科技奖励中心主任刘海峰说。

1993年,杨玉社考入上海药物所读博,入校第一天,导师嵇汝运院士交给杨玉社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开发左氧氟沙星的合成工艺”。杨玉社不禁想,这么重要的领域,我们为什么不能有自己的新药?他告诉记者:“我国1967年就仿制了第一代喹诺酮药物萘啶酸,但之后的40多年都只是在仿别人的药物,没有自己的东西。”带着不服气的“年少轻狂”,杨玉社在完成左氧氟沙星合成工艺研究后,就一头扎进了实验室,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863”计划、国家新药创制重大专项、中科院知识创新工程等项目的支持下,潜心研究氟喹诺酮类抗菌药物的合成方法学、构效关系、构代关系、构毒性关系、成药性等内容,开始了氟喹诺酮药物创新性研究的探索之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