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河源数百民众聚集抵制电厂扩建 认为致雾霾增多

深圳能源计划在环境敏感区域建燃煤电厂的事碰到了“硬钉子”。

核心提示:近三个月来,深圳市民、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新闻媒体都对深圳能源集团选址在坝光地区建滨海燃煤电厂一事广泛关注,纷纷反对该项目上马。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图片 1坝光村的地理位置图片 2古老的银叶树图片 3坝光仍吸引了许多旅游者陈云强摄图片 4坝光逐渐被填平图片 5已被填的养虾场图片 6当年精细化工园保留的牌子
坝光之伤
羊城晚报调查发现,燃煤电厂此次虽被叫停,但坝光最终难逃被填平与开发的命运
近三个月来,深圳市民、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新闻媒体都对深圳能源集团选址在坝光地区建滨海燃煤电厂一事广泛关注,纷纷反对该项目上马。最终,8月9日深圳能源集团宣布“根据深圳市政府有关部门的意见,本公司滨海燃煤电厂项目不再在深圳市选址,另行开展选址工作。”燃煤电厂项目被确定下马,正如广东政协委员彭伊娜在其微博中所称,“这是大家努力的结果:政协、人大、网络、媒体、还有政府。这个过程看到了民众和政府的理性;委员、代表和媒体的责任感;感受到社会的正能量。”
尽管燃煤电厂不建了,但作为深圳最美的乡村之一的坝光村是否能保得住?目前,坝光已从精细化工产业园区调整为战略性新兴产业园区,而且坝光原村民也已经从2008年前后开始搬迁,到目前为止,坝光片区的18个自然村仅有30%的房屋未达成拆迁协议。至于坝光的开发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它已经被列入《深圳市海洋经济发展“十二五”规划》的开发范畴。坝光不仅要开发利用,还要填海,届时这里为数不多的海滨渔村终将逝去。
A 重回现场 几百年历史的美丽渔村
坝光位于深圳最东部,在大鹏半岛的范围,离深圳市区约50公里,如果驱车沿惠深沿海高速向惠州方向前行,到坝光后,再行驶数公里就可进入惠州市。都说深圳从渔村蝶变成为大城市,而坝光村面积之大、风景之美,在深圳人心目中是一流的好地方。
8月9日,羊城晚报记者在葵涌街道文化站原站长李乃林带领下深入坝光一探现状。今年已经退休的李乃林是原坝光的村民,也是一位资深的摄影师。驱车沿着惠深沿海高速向惠州方向行驶,路过葵涌出口再行驶约8公里就可看到挂着坝光新兴产业基地的牌子。一大片平整荒芜的土地上没有任何建筑物,只有几辆挖掘机在工作。汽车下了高速路,出入大亚湾核电站的坝核路上鲜见车辆。坝核路两边数公里内只看到被拆除的房子与路边的小广告牌上写着某某餐厅。
据介绍,整个坝光地区整备后的可用土地可达31.9平方公里。坝光三面环山、一面向海,对岸便是惠州地界。沿着坝光绵延十多公里的海岸线,散落着18个自然村。李乃林回忆称,坝光既靠山又靠海,坝一村就紧靠海边,村里当年有下海打鱼的也有上山打猎的村民,还有些田地可以种植庄稼,有的人家在海外还有华侨,生活过得简朴而安逸。
记者来到盐灶村,盐灶村是有着几百年历史的传统村落,村里除了已被拆除的新房子,还有三十多栋有着数十年历史老房子,盐灶村范围可算是坝光地区的重点保护区,因为这里有红树林,还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古银叶树生长地之一。村子旁边生长着约300棵银叶树,200年以上树龄的就有30多棵,树龄超过500年的有一棵。盐灶村村子背后就是海洋,当年这里就是停靠渔船的地方。在大片的红树林中,成群的白鹭在此嬉戏觅食,林中还有多种鸟儿动听的叫声。
这里日常有三三两两的新人在拍婚纱照,每到周末,还有一些深圳市民到此观光。不过,相比当年,现在的人少了太多,李乃林称:“早些年还有很多旅游大巴载着很多人来游玩,村里还专门准备着十多艘渔船带游人出海。”从政府提出要打造精细化工产业园后,村里的人相继搬离,目前,坝光的村庄大多人去村空,留下断垣残壁。
现状堪忧 天然古银叶树群落何去何从
近几年,坝光这个地方随着政策与规划的变化牵动着深圳人的心。最近,就因将在坝光兴建燃煤电厂的消息,很多环保人士与市民、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与媒体再次将关注投向坝光。
羊城晚报记者了解到,坝光片区在确定规划为精细化工产业园项目后,2007年开始就进行拆迁安置工作,虽然精细化工改为新兴产业园区,但拆迁仍在进行。记者从大鹏新区葵涌办事处了解到,从立项至今,在坝光地区的2041栋房屋中,目前为止已经拆迁了1669栋,还有372栋未达成拆迁协议,也就是说,还有房屋30%未拆除。
在坝光地区,可见到一大片开阔的土地,并且土地上并未有任何建筑物。据葵涌办事处有关负责人介绍,这些是原来的养虾场。早在两年前,就将这些养虾场进行了回填,目前还有部分没填完,填完后将达1000亩。
在坝一村,村里人较多的地方就是一个小卖部,小卖部内坐着三三两两的村民。引用村里一位古稀之年的老人的话说:“这都是难离故土的人。”据介绍,从2008年前后,整个坝光地区与村民按照政府安排相继地搬离故土,目前,仅仅有为数不多的村民不愿搬迁。这位老人告诉记者他不想搬走的原因:“这里这么美,空气这么好,生活了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记者在坝一村中看到,村里原来拥有100多名学生的学校也已经被拆除,不远处的村委会也被拆了。
对于市民比较关心的坝光地区的红树林与古银叶树保护问题,据有关负责人介绍,已经划定20公顷的保护区,将对红树林与古银叶树林进行保护。据介绍,坝光古银叶林是亚洲迄今为止发现的保存最完整、树龄最长的天然古银叶树群落之一。
C 抗争之路 舆论发酵近三月截停电厂上马
今年5月16日,广东省政协委员彭伊娜发出一条微博:“令人震惊这事是真的!国家能源局已经批复同意深圳滨海燃煤电厂项目开展前期工作。该项目拟建2台100万千瓦燃煤发电机组,地点在深圳东部。此事今天上午在政协听取城管局、人口环境委工作汇报时求证,确认‘基本属实’”。该微博首次揭开了坝光将建燃煤电厂的“锅盖”。
随后,彭伊娜的另一条微博称:“据了解,这个项目建成发电后,每年要海运400万吨煤到电厂作为燃料,运输、堆放、燃烧会造成污染,还会加重区域酸雨污染。为控制改善区域酸雨,《珠三角环境保护一体化规划》已经明确珠三角原则上不再规划布点燃煤燃油电厂。”当晚,深圳政协委员金心异在微博中称,“彭伊娜、张学虎和我三个人连番提出质疑。这是刘铁男最后突击审批的项目之一,但也只是发了‘路条’,若深圳人群起发出声音,我们还可以改变它!”
据彭伊娜微博发布短短几天里,就有多家媒体对该事件进行了报道,社会舆论一片哗然。对于舆论与社会的广泛关注,5月21日,深圳市发改委官方微博回复称,国家能源局对滨海燃煤电厂的批复,只是同意该项目开展前期研究工作,并非批准同意该项目的最终选址及开工建设。在项目选址、环境影响评价等环节还要进行公示、征求公众意见,在此基础上,上报环境保护部、国土资源部等主管部门审批,而后上报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核准。
滨海燃煤电厂的事也引起了深圳市人大代表的关注。6月28日,郑学定等43名深圳巿人大代表联名向深圳市人大提交一份名为《关于撤销深圳能源滨海电厂项目的建议》,认为深圳自建煤电厂成本从长远看高过外购电源,且坝光煤电项目没有专门向巿人大做重点说明和解释,也没有向社会公开,要求市政府答复。
羊城晚报记者在8月2日采访了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内司委委员吴立民。他当年也是强烈反对建精细化工产业园的人大代表之一。对于此次要建燃煤电厂,吴立民也是颇感不解。他提出,深圳市的大电厂包括妈湾电厂、深南电厂,在大运会前后都已经全部完成了油改气,十几年前南山月亮湾片区居民反应强烈的黑烟因此减轻。为何要在我们尚未开发的海岸——坝光建那么落后的燃煤电厂?燃煤电厂的污染一定比烧油更多,为何没有考虑海岸的保护?
建燃煤电厂的理由,部分可以从8月7日深圳市发改委微博公布的内容中可以得悉。“为缓解深圳电力供需矛盾,同时顺应我市建设坝光精细化工产业园区的需要,2006年,深圳能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提出,通过关停燃油小火电机组的‘上大压小’方式,建设深圳滨海电厂项目,并预选址于坝光。”
风向在8月7日终于发生明显变化。该日,深圳市发改委正式回复郑学定、杨勤、王文若等市人大代表:“鉴于坝光精细化工产业园区已调整为战略性新兴产业园区这一规划定位的变化,8月1日市政府常务会议明确我市原则上不再新建燃煤电厂,我委已商深圳能源集团停止滨海燃煤电厂项目在我市开展前期工作,另行选址建设。”
随着公告的发布,萦绕深圳市民心头达2个多月的坝光风波最终停息。 D 背后隐情
填海开发土地催谷GDP上升
从坝光将建燃煤电厂消息的传开,再到引起政协委员、市民、媒体、人大代表、政府的重视,到最终被叫停,正如深圳市政协委员张学虎在微博中所说,“彭伊娜率先揭开这个锅盖,并一直追踪。”对此,广东省政协委员彭伊娜在微博中称,“这是大家努力的结果:政协、人大、网络、媒体、还有政府。这个过程看到民众和政府的理性;委员、代表、媒体的责任感;感受到社会的正能量。”
然而,坝光背后的利益博弈,远非这次建电厂一役。深圳254公里海岸线,仅有40余公里海岸未开发,坝光就占十余公里。所以坝光每次开发填海的消息都牵动着各界关注。但《深圳市海洋经济“十一五”规划》中已明确将坝光划为填海区。上届政府,但坝光的精细化工产业园在反对声音中依然确定立项。因2009年许宗衡的落马,坝光精细化工产业园的项目方才下马。
《深圳市海洋经济“十二五”规划》中明确:“经过综合评估,深圳西部的福永西和东部的坝光海域是今后实施围填海的较可行区域,其中福永西海域理论可围填海面积为31平方千米,坝光海域理论可围填面积为13.9平方千米。即便如此,距全市的填海造地需求仍相距甚远。”
而深圳市市长许勤在近日召开的深圳市土地整备工作会议上表示,到2020年全市新增可建设用土地不足50平方公里!填海都填不出太多的新土地了,而坝光正是最适合填海的地块。
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旅游与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宋丁称,在深圳像坝光这样的地已经是“凤毛麟角”,坝光面积较大,地势较平,而且处于未开发状态,只需要把村民搬迁即可。政府考虑大的产业发展方面,当然还要盯着坝光这块地,在未来高增量、高产能产业方面这块地将迟早会被开发。
深圳市规划国土委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表示,在提高GDP方面,如果不通过开发土地,仅通过产业转型升级是很难实现短期爆发性增长的。所以每届政府都热衷于开发新的土地,都会较上一届有所增加。
深圳市人大代表杨勤表示,坝光这么多年来,为什么规划定位无常?从精细化工再到建设滨海燃煤电厂,再到战略性新兴产业基地。当初是否有对该地块实施可操作性的论证?他称,人大今后更要盯紧坝光这块地,政府每引入一个项目,都要向人大报告,要对得起将来。目前坝光已经填了一大片海域,珍贵的红树林已经被破坏,填海该如何填,一定要经过认真的论证,而是不能仅靠几个专家的意见。
8月7日下午,深莞惠三市第七次党政联席会议在深圳举行,深圳市市长许勤透露,由于坝光发展新兴产业需要部分填海,涉及大亚湾海洋功能区划调整,因此需要惠州的支持。记者在《深圳市海洋经济发展“十二五”规划》中看到,“坝光海域理论可围填面积为13.9平方千米。将创新填海模式对填海工程进行科学论证,改变传统的项目填海模式,实现规划填海、区域填海和有序开发,避免海洋资源的低效利用。”坝光会否真能使用新模式,暂无从得知。

日前,广东河源数百市民聚集抵制电厂二期上马一事引发关注。一方面是地方政府发展经济和调整结构的愿望,一方面是公众“还我蓝天”的强烈诉求。有哪些焦点问题待解,新京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近日,深圳市规划国土委在回复深圳市43名人大代表《关于撤销深圳能源滨海电厂项目的建议》中明确表示,反对在大鹏半岛坝光片区建设燃煤电厂。

焦点一 电厂污染影响多大?

这是自深圳民间响起反对呼声以来,首次有深圳市政府部门对该项目表示明确反对意见。

河源电厂位于河源市源城区埔前镇。电厂项目业主深能合和电力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李超说,河源电厂二期拟规划建设2台1000MW超超临界燃煤发电机组,目前已完成环评报告书初稿,尚未向社会公示。河源市委副书记黄建中与聚集群众现场沟通时表示,该项目尚在决策过程中,未上马。

深圳市规划国土委在回复中详细列举了反对该项目建设的理由,其中包括建设燃煤电厂不符合节能减排形势要求,与深圳颁布实施的《大鹏半岛保护与发展管理规定》要求不符等,并表示该项目采用燃煤机组,建成后将会对大鹏半岛的生态环境带来不可逆转的影响。

河源市环保局提供的材料显示,2011至2014年,河源电厂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烟尘排放均达标。而在今年河源市“两会”期间,政协委员刘东斌在会上发言时表示,据他收集的数据,自2011年以来,河源市空气质量在迅速下降。空气质量从2011年的365天全优,到2014年前11个月,优的天数已锐减到129天。他认为,这跟电厂一期项目密不可分,二期更大的装机容量若上马,对河源脆弱的生态环境影响更深。

对于项目方认为的,建燃煤电场是为了补深圳用电缺口的意见。深圳市规划国土委也有回应:深圳市是西部缺电,但该项目位于深圳东部。如果滨海电厂建成并向西部输电,将挤占清洁能源岭澳核电三期电力输送通道,这种情况下,滨海电厂并不能达到服务深圳的目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