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八旬老太为退休金问题上访了20年,从中央到地方,从仲裁到法庭,执意要为自己的合法收入讨说法。两家相关单位答复老人近百次,与之接洽的工作人员换了一批又一批,多次审核退休金未发现任何纰漏。到底是谁的问题?

(原标题:他们当年“被提前退休”?
48名原乡镇工作人员不满退休金太低,通过法律途径欲讨说法)

我曾经遇到这样一件咨询。

图片 1

2005年,河南三门峡市渑池县进行机构改革,48名在乡、镇政府上班年龄偏大,但还没有达到法定退休年龄的工作人员退出了工作岗位。2017年年初,48人发现,他们的退休工资比工作到正常年龄退休的人低不少,经了解才发现,原来他们的退休手续办得早了,渑池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在2005年就为他们办理了提前退休手续。

一朋友给我电话,说她父亲爱管闲事,想让找一个律师来问问她老家的一个事情。我说,那让他来吧,我来接待。朋友说,你随便找个律师接待下就行,我们都不愿意管这事的。我说,既然是老爷子来,还是我来。

杜梅秀在为6月8日的庭审做准备。

2017年6月,他们向渑池递交申请,要求县政府责令有关部门为他们办理合法退休手续,县政府未给予答复。不久,他们向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去年12月26日,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这48人请求撤销提前退休的决定系行政机关内部人事管理行为,不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为由,驳回了48人的诉讼请求。


老人退休前是小学高级教师

48人不服一审判决,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5月4日上午,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

来了一看,是一个接近八十岁的老者。我问他,您要咨询的什么事。

今年81岁的杜梅秀,1990年退休前有39年教龄。1984年,杜梅秀调至长清县实验小学担任副校长,直至退休。1988年,她被评为小学高级教师。

相比工作到60岁退休的人,他们每月平均少拿500多元退休金

他说要替他远房亲戚咨询一个事情。

“退休后,我得知一位与我同职称教师的退休金比我高,这让我很意外。”杜梅秀找到时任长清县教委的负责人反映此事,但对方未能给出合理解释。初次反映问题遭遇闭门羹后,杜梅秀开始了长达20年的上访维权,她找过当地的教育局、社保办、信访局等部门,提出退休金核定请求。

5月4日上午7时30分,提起上诉的48人中有20多人来到了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他们说,退休前,他们基本上都在渑池县的各个乡、镇政府上班,2005年12月,渑池县政府进行机构改革,分流有关工作人员,他们积极响应政府的号召,离岗回家,工资由原单位照发。

我问,具体是个什么事情呢?

“起初这些部门相互推诿,不给解释,后来我一再坚持,他们给过我书面答复,但答复内容我认为不合理。”杜梅秀后将问题反映给中央、省、市的信访部门,但信访部门只负责协调,将问题推给地方后,事情还是无法解决。

2017年初,他们的退休工资由社会保险机构发放,这时,他们获悉,同到了60岁才退休的人员比,他们的退休工资每月平均比人家“少拿了500多元”,差距大的甚至少拿了800多元。退休工资少拿的原因是,他们退休手续办得早了,2005年底,渑池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就为他们办理了提前退休手续。

老者说,刘律师,这个事很多年了,需要占用你很多时间。你听我慢慢给你介绍。

两次庭审,老人均败诉

由于“从没想过要提前退休”,他们认为,渑池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为他们办理提前退休手续的做法不合适。2017年6月,他们委托其中的一个人向渑池县政府递交申请,请求该县政府撤销给他们办理的非法提前退休手续,并办理合法退休手续,渑池县政府未给予答复。

然后他说,他是枣庄的,他亲叔叔家有个孩子,从小受苦,才几岁的时候,母亲去世。后来好不容易读了几年书,后来做了中学教师。后来娶了个媳妇,媳妇又早去世了。他这辈子真是太苦了。所以他才要帮帮他。

相关文章